我说的是精神犀利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四十四回(4)

当唐僧师徒在路上,爱慕风景、缓马而行,陶醉在春光里和回忆里的唐三藏,美滋滋的。忽然听得一声吆喝,好便似千万人呐喊之声。一激灵之下,三藏心中害怕,兜住马儿,哆哆嗦嗦,不敢前行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古怪现象。你看他们四人如何反应。

唐僧是不管三七二十几,先害怕害怕再说。等害怕够了,先问问悟空再说。八戒、沙僧倒是有修行的基本素养,知道遇到问题不退缩,但是他们的反应是,不管三七二十几,先猜测猜测再说。八戒道:“好一似地裂山崩。”沙僧道:“也就如雷声霹雳。”并且,也不管师父是不是在问他们,先抢答了再说。只有孙悟空,不畏缩逃避,拒绝想象,不凭空乱想,而是直接面对和直接探索追查的态度:“你们都猜不着,且住,待老孙看是何如。”

并且,孙悟空回答之前,先忍不住笑了。他笑什么呀?他是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哥儿仨的修行水平。猛然间发生的事情、人们的第一反应,往往最能说明真实心态,内心深处的、隐藏的、遮盖的、精心装饰打扮的一切,在那一瞬间,全都来不及文绉绉的迈着八字步出场。所以,西行路上,只有悟空的精神最犀利,成就也最高。可不是说他棍子沉、神通大、武功高、脑筋灵呦,我说的是精神犀利。

没有犀利探究的精神,还修什么修呀,连做个一般人都是个糊涂虫,往往容易随波逐流的就是这样的人。不过,好歹,起码,唐三藏还知道问询,这就等于说遇到问题,不管起初怎么样,哪怕不敢面对,最终还是肯坐下来思考思考,这就是好的。

大老爷们的,借得起还不起?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三十二回(3)

我相信,诸位跟三藏有过类似的经历,猛然间,被人说中了心里最害怕的事情,然后,连人家的脸都不敢看一眼了,心里直是恨不得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、没有出现过这个人、人家没有说出过那句话。这种事情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作为一般人、是讨债的前缘来了,作为修行人、也是讨债的前缘来了。三藏为什么会恐惧?就是他面对的债主、前来讨债、要他还账了。什么时候欠下的债?不清楚。但是不管我们清楚不清楚,有一点我们清楚,那就是,现在人家就要跟他结帐了。

或许有朋友会说,还账有什么痛苦可怕的嘛!还就是了,大老爷们的,借得起还不起?当然是了,还账当然不能说可怕、让人恐惧。日常生活中,什么人我们看见他还账的时候不肯认账、拒绝还账、甚至还埋怨催债人霸他的财产?如果看见这样的人,你一定会觉得,这人怎么一点担当都没有……

可是,日常生活中,我们遇到的大多数烦恼、麻烦、烦心等等,说到底,还真的都是债主在催债呢。这时候,估计我们就不会那么淡定、那么坦然了,估计我们都是跟三藏一样、先是慌张、再是找靠山、最后躲不过了还不放过老天、把老天拿来埋怨一顿。

有境界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一回(2)

自始至终《西游记》行文中,诗句、对仗句俯拾皆是。“丹崖怪石,削壁奇峰。”“夜宿石崖之下,朝游峰洞之中。”“翠藓堆蓝,白云浮玉。”一部神怪小说,一部修炼故事,怎么会这么多对仗句呢?诗词对仗我不大懂,我只知道一个历史的大趋势。那就是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小说、清对联。越是阴阳失衡的时候,越是需要调和阴阳,所有文体的流行,都是跟这个阴阳逐渐失衡的大趋势吻合的。到得清末,已经阴阳分崩离析、文失其刚、武失其传,盛行对联、以调和之。明代盛行修道,多不入门径,阅读阴阳平衡的对仗诗句,自然也有调和阴阳的功效,宋词的节奏、合乎人体韵律、合乎天地的气息,唐诗圆润无方、浑然如丹、天然就是修炼人的境界,而古老的《诗经》,看似质朴、其实更不一般,每一首都天然合乎易经的卦象。

每一种文体,自有他应在的境界,不在那个境界的人,就算模仿了文体,仍然是空有其表,跟这种文体真正所在的境界对不上号,那么看上去自然就空荡荡的。现在人再聪明绝顶,也写不出来诗经那样的境界,也写不出来宋词、唐诗的境界,也写不出来明小说的境界。不在那个境界,自然写不到那个境界。中国古代文化有趣的地方,就在于此,有境界。这个境界就是这个物质结构所促成 – 分层。

那深邃的又似乎是触手可及的悠然韵味,你看得到、体味得到,就是捕捉不到。

所以我觉得,《西游记》作者被后人给低估了,他的《西游记》、里面的阴阳对仗、诗词境界,可以使读者们,在阅读的时候,不知不觉的,调和气息、和合阴阳。那么多人喜欢他,津津乐道数百年,在我看来,并不只是小说内容的生动有趣,他有着这种隐形的调和剂。如果翻译成外文,我相信,这些隐形的因素会被失去大半。

旧胡同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14)

唐僧哭着向孙悟空求救:“悟空,似此怎生度得?”悟空却冷血的卖了个关子:“难办”。而那些热心的村民们赶紧表示,我们已经商量好了,你们帮我们搞掂了妖怪,我们帮你们另外开路。唐僧心头刚刚一热,然而那孙悟空却当头一盆冰块:“你们不行,还得我们才行。”看看,孙悟空又是半截话。

但是这一次,唐三藏真真切切的,听明白了孙悟空话里头的话:是呀,这是修行!我们在修行!修行的路途,哪能让常人帮助开路?还须自身上下功夫,还得从自己身上着力。于是三藏竟然下马之后,才向孙悟空开口询问:“悟空,怎生着力么?”这是什么意思?这是三藏听懂之后,对孙悟空肃然起敬,敬意之下,不敢在马背上高高在上的请教孙悟空呀。唐僧恍然大明白什么了?

修行人的路,必须走给修行人安排的魔难路。这就是孙悟空说的“旧胡同”。孙悟空在第一次听闻那李老讲述稀屎衕之后,已然知晓,这一关如何过。

你看他,为什么要主动承揽打妖怪的业务?当然首先是出家人的善心,解救一方众生。但是孙悟空是要借机给自己修炼人的团队积累功德。积累功德做什么?那你看他为什么打妖怪之前,为什么死死的拉住俩师弟不放?重点是猪八戒。后来他与猪八戒追赶妖怪到洞巢之后,本来那妖怪,他可以轻易的一棍子打死,一棍子捣烂,他为什么要耍猴戏一样的耍给八戒看?

当然是教猪八戒,克服自己的恐惧心、以及隐藏的厌恶心了。重点是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。什么时候帮助猪八戒不行呢?非要在这时候。这是必须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的时候。用这么滑稽低级的方式教猪八戒?是呀,符合老猪的认知习惯呀。孙悟空知道,搞掂稀屎衕,只有猪八戒有潜质。可是猪八戒认识方面,只有先克服厌恶心,对恶臭的厌恶,才能发挥潜质,“干这场臭功”。 猪八戒,不惧钻研污秽,是为了找到污秽起源的根本,永久解决之。

那么,猪八戒明白了孙悟空的指点,克服了。可是,他要变成大猪后,就必须符合大猪的生物特性,那就是,会饭量也相应的巨大无朋。可是师徒四人是出家人,走在荒蛮的路上,哪来的海量饭食?于是,您便晓得了,孙悟空为什么要打妖怪。一来积累功德,无功不受禄、换取村民们的饭食上的支援;二来,教猪八戒提高认识。

因此这一回目结尾的诗歌,如是总结,说是三藏 “心诚”,说是悟空“法显”。

要知道,这个稀屎衕,可是封杀小西天出口的封印,穿破稀屎衕,便是穿破小西天的假象假修。小西天,拜假佛,假修佛,是多少佛徒们的绝死之关。这个绝死关隘,就是追求对修行毫无助益的口才、博学,以为能著书立说便是高僧,以为念了多少经籍便是修行,为了取经而取经,为了修行而修行,以为自己在精进,实际上是误入歧途、一塌糊涂。

长见识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12)

眼看巴掌大的小孙被那山大的老妖一口给吞吃了,老猪顿时给吓得四脚抽筋、心缩胸闷、喘不过气来,于是赶紧捶胸跌脚,大叫道:“哥耶!倾了你也!”没想到妖怪闻听老猪这一叫,马上条件反射式的躬起腰来说:“八戒莫愁,我叫他搭个桥儿你看!”老猪一愣,妖怪老相识么、怎么知道我爱玩儿呀?然后一寻思,感觉声音好耳熟啊。噢!原来是猴哥的声音。噢噢!猴哥没死,在妖精肚子里,把那蟒蛇用铁棒给撑了起来。

八戒这才不再抽筋儿,改作战战兢兢的,接茬儿道:“虽是像桥,只是没人敢走。”行者道:“我再叫他变做个船儿你看!”于是蟒蛇就装作船儿的样子。八戒道:“虽是像船,只是没有桅篷,不好使风。”行者道:“你让开路,等我叫他使个风你看。”于是蟒蛇就凭空背上窜出一条铁桅杆,并且鼓足了风一样的猛窜了二十多里。一路上追赶上来的猪八戒,对着瘫在地上的破船,一顿乱筑,把破船戳成烂船。打烂了破船的老猪,还留下一句千古传颂的名言:“哥啊,你不知,我老猪,一生好打死蛇。”

前面这个故事,实在是通俗易懂,尤其是小孩们,十有八九会欢呼雀跃。同时,这个故事又是在是太深奥,几百岁的老人,可能也不知这个故事,里面有什么,值得作者,花了这么多文字来描写。那么,这里面,究竟有什么样的意思呢?孙悟空残忍的耍弄一条无能的大蛇,还会有内涵么?

孙悟空钻进怪物的肚子里,对于修行人来说,不是沉溺执著之中,是钻入执著的最深层去剖析研究执著之要害。如有这种入污泥而不粘污泥的心性,那执著、妖魔,便是你修行升华的渡桥、通往天国的虹霓桥梁。但是老猪,对这种修行手段,感到太像霓虹一样看着有却又飘渺不实,十分的怀疑和畏惧,深怕自己一脚踏入虚空跌到桥下去。所以他说,不敢走。

如果尚不能借助它升华前进到更高层面,起码可以驾驭它,有助过关。于是孙悟空说,执著魔兽可以控制住,借助它的力量,把它当作渡船一样,越过一个物质层面,渡过修行的关口。孙悟空在肚里将铁棒撑着肚皮。那怪物肚皮贴地,翘起头来,就似一只赣保船。

眼见得孙悟空真的把这妖魔之性给控制得服服帖帖,那呆子依然是认为,你都跟魔性纠缠在一起了,哪里还会有修行的动力?没有风吹的船,怎么可能前行?知晓了八戒的重重疑虑后,然后孙悟空,把铁棒从脊背上一搠将出去,约有五七丈长,就似一根桅杆。那厮忍疼挣命,往前一撺,比使风更快。

等到那妖怪疯了一样窜了二十多里之后,不但没有魔性大发,反而一命呜呼之后。老猪这才如梦初醒:哎哟我去!竟然修行还可以这样!难怪猴哥修得这么神通广大,原来他还有这么离奇古怪的、不可思议的修行手段呀。对于恶魔妖怪,居然还可以这样子加以利用,垃圾也能发电哟,新能源,新能源!

软柄枪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10)

冲到第一线的八戒,开口就发布自己对妖怪观察的独家见解:“这妖精好枪法!不是山后枪,乃是缠丝枪;也不是马家枪,却叫做个软柄枪!”山后枪不知是何种枪法,老猪说得出来,老孙也没有异议,应该存在过吧,缠丝枪、马家枪却是历史上有过的传统枪术。老猪一向喜欢信口开河,这在孙悟空和我们的心目中,已经形成了定论。尤其是,打得过瘾,打得热血沸腾、久不能胜的孙悟空,心里确有些焦躁,闻听老猪这派招牌式胡言,行者道:“呆子莫胡谈!哪里有个甚么软柄枪?”

但是,实际上,作为修行人的老孙,这时候差一点放过了原因背后的原因。不过呢,这时候,作为修行人的老猪,并没有因为猴哥的呵斥停了嘴,而是点出了破绽所在::“你看他使出枪尖来架住我们,不见枪柄,不知收在何处。”

这句话,点醒了孙悟空,打了几个小时,还真没注意到啊,这妖怪的确是怪怪的枪,使枪么,双手对枪的掌控能力的确是事关生死的,但是这厮,居然耍得花花的屡次脱手、却抡棒子打不飞它的枪,好奇怪、好奇怪,枪法棍法本是一家,自己这么擅长使棍简直可以号称棍神、却一直瞧不到对方一只妖怪的破绽。并且,孙悟空还就此意识到另外一个奇怪问题,就是自打出道以来,从来没遇见过这么长时间不说话的东西呢。毕竟么,老孙是老江湖,转念之下立刻想到:有可能吧,这厮还是个没成型的妖怪,未归人道,阴气过重、人气不够,以至于它的念力还无法构造变化出来完整的人体结构。

想到这里,老孙的脑袋里灵光的火花猛窜:“只怕天明时阳气胜,他必要走。对对对,等它要跑路的时候,一定赶上,不可放他。”孙悟空在猪八戒见解基础上的推论,也得到了猪八戒的赞同::“正是!正是!”

看见没?这就是修行人的互相促进。一起互相帮助督促、互相借鉴,实际上,是非常有益、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。

既然看到破绽所做,于是,事情就这样转机了。到了东方发白时刻,阳气上升,那妖怪果然是浑身燥热难忍,当然了,人家是一条昼伏夜出、打家劫舍、与污秽臭气为伍的无产的红鳞大流蟒。

修行人的反应应该是没反应才对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9)

唐僧与八戒,在面对孙悟空、面对妖怪时候的各种反应,就完全反映了他们日常修行的定力。这方面吃过苦头的修行人,是会知道里面的滋味的。

当孙悟空主动招揽打妖怪买卖的时候。八戒的反应是:“你看他惹祸!听见说拿妖怪,就是他外公也不这般亲热,预先就唱个喏!”三藏的反应是:“这猴儿凡事便要自专。倘或那妖精神通广大,你拿他不住,可不是我出家人打诳语么!”

八戒和三藏的话,从世俗人的层面,八戒三藏的反应是精明的,睿智的。从初步修行者的层面看,八戒三藏的反应是心动神摇、没守住心念的,修行人的反应应该是没反应才对的。从心能静下来的层面再来看,心没动,灵光却在观察,才是更加恰当的。毕竟,心不动不是麻木迟钝的僵死,却是超脱到细微之境的不为之扰动。

毕竟,心从动到不动,是一个过程,而且是一个境界提高的过程。那么,八戒和三藏的心被孙悟空的反应给刺激了一下,扰动不已,本来就是修行过程的一步,正常又正常。可是,八戒的世俗执念,激发了三藏的负面联想,杂念骤起,扰动了清净的真念之后,杂念做主。三藏的杂念变成态度和话语,等于是肯定了老猪的俗念,反过来又激发了老猪,以至于,本来就俗念沉重的老猪,越往后越不像话越搞笑。

出家人怎么不分内外?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7)

你孙悟空那么瘦小,那妖怪那么庞大,别说你跟妖怪斗,那妖怪就算是个只会喷人的喷子,也把你喷到不知道哪里去了,你却怎生近得他?

那是的嘛,人世间的人,自然要服从人世间的铁律,物质是固定的,大小是固定的,小的抵不住大的,胳膊拧不过大腿,P民斗不过党国,良心拧不过强权,凡是大的,便是好的,凡是巨大的,就是必须臣服膜拜的。人世间的经验,多数上莫非此类。咱们人类么,的确是这样的,知天命顺天时的同时,也因为业障迷心而无法分辨区分各种真真假假的现象与暗示。

可是老汉们的这种疑问,对于做惯了神仙的孙悟空来说,是太小儿科了。孙悟空自然轻松答题。可是正在孙悟空充满自信回答才说了半截话的时候,耳朵边上就开始呼呼呼的风响起来的声音,越来越大。随着风声疾起,孙悟空的后半截儿话语,就随风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丝丝都没有飘到那几个老汉的耳朵里去。眼看着呼呼作响的大风,和眼前那嘴巴一张一合的小怪和尚,老汉们给唬得战战兢兢,直埋怨老孙张口说胡话:“这和尚盐酱口!说妖精,妖精就来了!”

这时候,站在户外大街上的这伙人,在老李的张罗下,速速回了院子去躲避去了。可是,作为护法徒弟的猪八戒、沙和尚,也被老汉们惊慌失措的情绪给感染,怕得也要随着常人们去躲妖怪。跟世间人接触久了,又忘记自己是修行人,就会不由自主的,被人世间的罗网给牵扯,随着世间人的思维思考、用世间人的情绪喜怒哀乐,也就是,陷入世俗的网中。可是一旦陷入尘网,就是世俗人一个,修行人的法力便被尘封蔽锁,法力大减。一路上,老猪老沙老是这么的显得没本事,往往都是因为,他们自己把自己,当作常人,当作没本事的修行人。尤其是猪八戒,在被孙悟空扯住了不能走动的时候,简直,他已经把自己,置换成这驼罗庄一个普通村民,你看他说的话是什么话:“哥啊,他们都是经过帐的,风响便是妖来。他们都去躲,我们与那妖怪又不有亲、又不相识、又不是交契故人,看他做甚?”

孙悟空看得真切,识得明白,知道师弟们是入了世间的理,离了修行人的理,所以就喝道:“你们忒不循理!出家人怎么不分内外!”

修行人的正念动摇了可不是闹着玩的,你看那大风越吹越大,越吹越大,且说这股妖风,居然是威风:
倒树摧林狼虎忧,播江搅海鬼神愁。
掀翻华岳三峰石,提起乾坤四部洲。
村舍人家皆闭户,满庄儿女尽藏头。
黑云漠漠遮星汉,灯火无光遍地幽。

话说,我们知道,这风后面跟随的那只妖怪,是个连人话都还不会说的蛇妖而已,西游路上,妖怪众多,连话都不会说的低档妖怪,却稀屎山特色、仅此一家。这么一个低档到无品的渣渣妖怪,能掀动如此破坏力巨大的烈风,你说,奇也不怪也?这股风能“播江搅海鬼神愁”,这股风能“掀翻华岳三峰石”,甚至这股风能“提起乾坤四部洲”这是夸张,还是真的这么厉害?

这种怪事,就只能,发生在正念动摇了的修行人身边。因为他不能把自己当作修行人,而是当作了俗世红尘一粒土,那土么,自然是风吹便起、飘摇不知所终,他的内心,的确就如此散乱如沙,不堪一吹。如你从降低的俗人角度看,这怪风的效果也的确是“黑云漠漠遮星汉,灯火无光遍地幽。”实际上,漠漠星汉遥远广大,地上一小片怪风,相比之下连一微尘都不是,境界的视角不同,大小迥异。西游记中的每一首诗词,都是应景佳作,只看你,是否知味。

正法易信,正法易行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6)

降妖伏魔,是修行道路上自己要克服的难关。也是为民众解救灾难的功德事。可是实际上,从驼罗庄乡老的介绍中,你会发现,在这里出没的修行人,在他们的眼里,降妖伏魔,是一种买卖;修行得来的降妖伏魔的本事,是一种闷声发大财的利器。
…..
反正是,不管这僧伽与那道士,如何的念经施术,都是为了做生意赚钱,都不是正经的修道人,入门就更不可能了。只是从他俩的行至上,以及后面驼罗庄对唐僧师徒感激的表示上,能看出来,他们这一方的修行人,全都是生意人,修行是为了神通,神通是为了赚钱,赚钱是为了买地置产。

可怜这一带的乡亲们,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修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,他们也没遇见过真正的修行人。那群老人问孙悟空:“长老,拿住妖精,你要多少谢礼?”从这问话中,可以看出来,他们不了解,修行人行善解救,不是为了索取钱财的。而这里的修行人,一向是索取钱财的。孙悟空的回答,则表明了修行人应有的姿态“何必说要甚么谢礼!俗语云:‘说金子幌眼,说银子傻白,说铜钱腥气!’我等乃积德的和尚,决不要钱。”你看看,在一般人眼里可爱到极点的金银财宝,在孙悟空这种有道行的人眼里,没价值。在红尘俗世,没有钱,简直是寸步难行,只有以原始状态的生活、以物换物,才能维持生存。而这种原始的维持,简直就是与这个世界割裂的。

而实际上,对于修道者们来说都明白,钱财就是一种愿望的兑现,兑现成愿望实现后的情感感受。而这种兑换,必须服从尘世中的规则束缚、只能以有限的方式兑现,而且兑现之后就会很快清零。对于修道者们,更明白,修行就是生长愿望的过程,以去伪存真的方式提纯自己的心念,以纯净强大的心念往更高更广阔的领域上升,连接触及那无穷无尽的意愿的汪洋大海,而其中的感受,远远超越情感的感受,其愉悦与幸福感,是用红尘俗世中的一切,都无法兑现的。

众老道:“既如此说,都是受戒的高僧。既不要钱,岂有空劳之理?我等各家俱以鱼田为活。若果降了妖孽,净了地方,我等每家送你两亩良田,共凑一千亩,坐落一处,你师徒们在上起盖寺院,打坐参禅,强似方上云游。”

“既不要钱,岂有空劳之理?”这是世间人类正直公平的道理。得到别人的帮助,必须给予别人回报。作为村民的他们,提出来送千亩良田的回报方式,在人世间是够诚挚的了,而他们不知道,作为修行人,所图的回报,不是由他们直接给予,也不是由佛祖直接给予。不管怎么说,修行人因此而走向更高境界。

行者笑道:“越不停当!但说要了田,就要养马当差,纳粮办草,黄昏不得睡,五鼓不得眠。好倒弄杀人也!”尘世间的财产、幸福,对于修行人来说,反是拖累。人在尘世间活着,说是为自己活着,实际上,都是为外物活着。你逃不脱外物的牵连羁绊。修行人一路上费劲费力的修行、惊心动魄降妖伏魔,是为了解脱来自尘世间的一个又一个羁绊,不是为了增加羁绊。

众老道:“诸般不要,却将何谢?”行者道:“我出家人,但只是一茶一饭,便是谢了。”孙悟空讲的,是修行人只要结缘。结下的善缘,是修道人将来的“财产”。

众老汉们虽然听不懂孙武空说话的真机,但是毫不妨碍,他们听到正法正见后的不由自主的喜悦:“这个容易。”正法易信,正法易行。

疏忽错漏还是别有深意?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6)

你看那个僧伽,一会儿大谈特谈《大孔雀经》、一会儿高声朗诵《法华经》,可是就在表演得很嗨的当儿,把那个妖邪给惊动招惹来了。《大孔雀经》、《法华经》均是大乘经籍、法力自是不可小窥,护佑修行人不会有问题。一个修行人诵经,应该是庄严而有法力的,而这个僧伽念经,却没有法力的加持护佑,被那低俗的妖怪给杀害。并且不但被妖怪杀害,还被徒弟们给挟尸要价,他在徒弟们的心目中,简直是毫无尊严,而他的徒弟们,为了钱财,简直是丧心病狂。我都在怀疑,是不是他跟我天朝官员一样,一直谆谆教导徒弟们,要给一切可以做交易的东西明码标价,包括良心和爹娘,甚至是自己这个师傅。超凡脱俗的佛经,能让他们读出来生意经,无法想象,他们是怎么样变态的思维逻辑——对了,忽然,他让我想起了翟鸿燊、释永信。

可是,貌似,你等等,这僧伽谈论念诵的是什么经?就是《大孔雀经》、《法华经》啊。可是,这两部经籍,唐僧他们,还没有取到啊,怎么已经流传到这边厢了呢?且看第九八回《猿熟马驯方脱壳 功成行满见真如》到了西天取来的经籍中,都有什么:

《涅槃经》四百卷,《菩萨经》三百六十卷,《虚空藏经》二十卷,《首楞严经》三十卷,《恩意经大集》四十卷,《决定经》四十卷,《宝藏经》二十卷,《华严经》八十一卷,《礼真如经》三十卷,《大般若经》六百卷,《金光明品经》五十卷,《未曾有经》五百五十卷,《维摩经》三十卷,《三论别经》四十二卷,《金刚经》一卷,《正法论经》二十卷,《佛本行经》一百一十六卷,《五龙经》二十卷,《菩萨戒经》六十卷,《大集经》三十卷,《摩竭经》一百四十卷,《法华经》十卷,《瑜伽经》三十卷,《宝常经》一百七十卷,《西天论经》三十卷,《僧祇经》一百一十卷,《佛国杂经》一千六百三十八卷,《起信论经》五十卷,《大智度经》九十卷,《宝威经》一百四十卷,《本阁经》五十六卷,《正律文经》十卷,《大孔雀经》十四卷,《维识论经》十卷,《具舍论经》十卷。

瞧,《法华经》十卷,《大孔雀经》十四卷,赫然在列。这说明什么作者疏忽错漏?这说明作者别有深意?

一盘散沙,不能抱团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5)

行者从三年没拿住妖怪,推测出这一村子的人心不齐。孙悟空的逻辑是,你这里是有五百人家的大型村庄,起码有将近两千人口。这么多的人群,尚且不能一拥而上把妖怪生生踩死,一家一户凑出五百两巨款,也可以请到法师,把妖怪搞掂了。既然妖怪还在害人,说明你们没有凑出银两,凑不出银两,说明你们一盘散沙,不能抱团。

孙悟空说的,实际上,是他们修行团队时不时就面临的问题:心不齐。就今天他们还没见到妖怪影子的时候,唐僧、八戒已经与悟空展开了心理摩擦,火星四溅。孙悟空为什么会按照这个逻辑来推断驼罗庄的村民心态呢?孙悟空懂得,自己团队遇到的事情,往往就是他们修行团队状况、每个人心境的外投影。

可是孙悟空正确的逻辑,却没有推测出正确的实情。实际上,这里的村民,并非孙悟空担忧的不抱团。这里村民并不吝惜花钱。问题是,这里的村民,一直以来遇不到真正有道行的修行人,他们花大钱请来的法师,均是驴粪蛋修行人。这俩法师,一个和尚,一个道士。和尚学问俨然,道士装束光鲜。他们糊弄常人是一等一的高手,实际上他们的道行,连这里这么最低档的妖怪都比不上。尤其是那个可怜的和尚,被妖怪打死后,他的徒弟们还利用他的尸体跟村民们讨价还价榨油水。您说说,他们师徒,都是什么鸟人嘛。

可是,细细的琢磨一下,怎么感觉着,这妖怪、与这不济事的俩法师,都有点唐僧执著内心的影子呢?

问题不是通过回避能解决的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三)

这里的漫山八百里,尽是柿果,而且这柿子树有七绝,八百里连绵不断的七绝,按道理,应该铺就八百里的宝贝。起码,也铺出来一些好东西才对的。可是,不。这里漫山遍野的七绝,堆积成了满山沟的污秽恶臭。

说话之间,孙悟空他们赶上来了。而听了半截话的孙悟空,认定了那老汉只是不想他们投宿,故意散布恐怖言论,于是十分不满,说话很冲很横:“你这老儿甚不通便!我等远来投宿。你就说出这许多话来唬人!十分你家窄逼没处睡,我等在此树下蹲一蹲,也就过了此宵;何故这般絮聒?”瞧见没?孙悟空这孩子,总是一言不中听,便急眼了。孙悟空急眼,是眼看这老汉,把玄奘师父给吓唬了。孙悟空只是不知道,是玄奘自己的心慌,老汉的话,只是触因,玄奘内心脆弱,只要有风吹草动,便会伤风感冒。

孙悟空把玄奘的烦闷,转移到宿过便行上,避开是否过得去的问题。无疑也是给玄奘台阶下,给他省思而转念的余地。可是,可是悟空说话的方式,冲撞了玄奘的观念,损伤了他的颜面。弄得到后面,三藏忍不住不满、指责他:“这猴儿凡事便要自专。”

孙悟空样貌狰狞的不当话语,险些引起严重的沟通障碍。那老汉见了他相貌丑陋,吓得闭上嘴巴,惊嘬嘬的呆了一下,但没有就此两眼翻白、惊恐昏倒,反而是不知哪来了一股子胆气,撑着他老人家,冲着呲牙咧嘴的孙痨病鬼,喝了一声:“呔!你这厮,好大胆。啊,你照照镜子,瞧自己那副吓人的模样:骨挝脸,磕额头,塌鼻子,凹颌腮,毛眼毛睛的,说话不知道高低,还把嘴巴嘬尖了伸出来冲撞我老人家。你以为你是猴子吗?”

孙悟空这辈子,估计是第一次碰见一个常人,敢对自己这么样子的硬气。老汉这一番指责,顿时让孙悟空心中一亮,眼前一黑,脑门一拍,懊丧的想到,自己刚刚学会了的慈悲善念怎么就没影子了呢。于是乎,马上就孙悟空腰杆杆软了下去,笑容陪上脸去,解释说,自己样貌是丑的,心眼是美的,手段是好的。然后老汉态度就缓和下来了。沟通的问题,用沟通来解决。误会不就是这样么,往往起于互相之间的不了解。解释了疑惑,误会就消失了。哪能一遇见别人的误解,就只想到委屈、愤怒,就只想用武力手段摆平呢?当然了,我们往往第一时间想到的,容易就是武力,因为习惯了,因为不需要动脑子呗。也就是说,习惯动用武力,不是有魄力有能力的表现,是心灵脆弱、脑筋僵化的表现。当然了,人之所以为人,乃是有人伦、有各种观念,有的问题上,总是让人忍不住发火、想动粗,或许您在很多问题上都是心灵美好、脑筋灵活的,可是在这个问题上,的确是心灵脆弱、脑筋僵化的,有漏洞。

三藏先生呢,在跟一般人沟通的问题上,每每是彬彬有礼、温良有加,这偶尔的一次情急所迫,却还吃了个大钉子,不但被人呵斥,还撞一大堆倒霉事儿,西天道远、此路不通、恶臭难当等等等等。孙悟空问路呢,偶尔的一次改变呲牙咧嘴、不依靠变化手段,通过好言好语解决了沟通问题。这说明,不当沟通就好比积存柿子到发臭,合适的表达、善意的沟通,比起武力来,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。武力解决、粗暴态度,真实的效果,跟回避问题一样。问题不是通过回避能解决的,反而让问题只会积存,而且会日益臭烂。常言道:好言一句三春暖、恶言一句三九寒。目前国人,普遍匮乏的,便有这种直面问题、善意解决的心态。

每个人的一面镜子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二)

猪八戒,实际上,是我们广大读者的忠实代表,老猪的思维,就是我们的惯常的思维嘛,所以对于老猪,喜欢他的读者太多了,男女老少,都喜欢这个猪哥。要不是猪哥这么打趣的角色,西游记的吸引力可能会减弱不少。对比起来,那些一般的小说,也便是猪八戒这样的境界。可是要不是跟孙悟空、跟唐僧他们放在一起对比起来,还很难让我们知晓,习以为常的思维和做法,实际上,很多是挺可笑的。可笑,并非嘲笑,是让每一个我们,在欢笑声中,拓宽了自己的视界,多了一份淡然的升华、平静的愉悦。

这世界,跟西游记一样,对于有心人,每个人,都是每个人的一面镜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