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同情的说,您也没开窍……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一回(五)

猴王爬到山顶,发现这个山,跟他家的花果山差不多一样的不入俗流,而且这猴王居然还会看风水,发现这个山的山峦起伏、竟是一条龙脉。猴王因此断定,这里必定有他一直在寻找的世外高人。

说到风水,看风水跟测八字、看手相面相一样,相士们的水平参差不齐、悬殊巨大。本来就有点离奇、再加上不同水平的人说法不一,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的都有,这就让很多脑袋不开窍的人,觉得荒谬绝伦。

对呀,似乎的确荒谬呀。这猴子几百年没日没夜的整天在花果山泡着,怎么忽然间无师自通的懂了风水学了?不合道理的嘛。是这样的,身体、思想的脉开了的人,自然的、不知不觉的就会懂得很多别人需要辛苦学习很久才能学会的东西,而且有人学再久还不定能学得会呢。这就是开窍和不开窍的问题了。开窍不是一个比喻或形容,是真的开窍,开启身体的那些有脉络对应的表面接口:穴位。

开了窍的人,思想和身体,能跟周围很多事物沟通上。读圣贤之书可开窍,习武可开窍,一身正气的人、日积月累的也可以开窍。在过去,开窍是多么寻常的事情呀。现在世上的人,开的窍不多,也很偏颇,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的专才。有人就是会读书、读得如饮甘醇,有人就是会考试,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精通考试,有人就是会做生意,有人就是会算命,有人有语言天份,有人有习武的资质。

这个现在的学科、现在的人们之所以越来越细分,越来越专门,乃是身心的很多窍,已经被堵上,已经封死了的缘故,可不是因为社会进步了、科学发达了。您要是这个看法、认为是发达发展了的话,啧啧,很同情的说,您也没开窍……

步步紧扣、如影随形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一回(4)

《西游记》故事生动有趣、游龙一般,但是章回题目与随处可见的诗,却是让人看了心惊不已、如同大地上虬劲却又沉默的龙筋龙脉。故事,是人间的层面的,我的意思是人间层面可以理解的。回目与诗歌,则恰好是上层的对应的实质。这个不同寻常的故事,之所以是修炼故事,一个理由乃是,故事中人物的每一个心念、行动,都同步转动上层的“齿轮”。并且,作为回报、作为响应和反馈,上层的齿轮再演化出下一步的下层空间的变化。

当然了,中国古典小说,比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封神演义》、《红楼梦》、乃至《隋唐演义》、以及其他众多的小说故事,均有此特点,这是中国传统小说故事最具特征的一个特点。只是其它小说故事,都没有《西游记》这么的步步紧扣、如影随形。

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人们,意识观念都是立体的、分层的,这是现代人们尚无法理解的。古代的宇宙观是立体与分层的,考虑问题也是多层面齐下的。《易经》、《春秋》,不都是立体的吗?易经是立体对应体系的理论,春秋是天、地、人间大事的多层互涉互动的现实例子。《诗经》则是反映了日常间这种互动与生活的直接联系。从这个角度,所以我认为《西游记》特殊,并且他的特殊,还体现在有着非常通俗易懂的一面,这个跟四书五经是不一样的地方。

有境界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一回(2)

自始至终《西游记》行文中,诗句、对仗句俯拾皆是。“丹崖怪石,削壁奇峰。”“夜宿石崖之下,朝游峰洞之中。”“翠藓堆蓝,白云浮玉。”一部神怪小说,一部修炼故事,怎么会这么多对仗句呢?诗词对仗我不大懂,我只知道一个历史的大趋势。那就是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小说、清对联。越是阴阳失衡的时候,越是需要调和阴阳,所有文体的流行,都是跟这个阴阳逐渐失衡的大趋势吻合的。到得清末,已经阴阳分崩离析、文失其刚、武失其传,盛行对联、以调和之。明代盛行修道,多不入门径,阅读阴阳平衡的对仗诗句,自然也有调和阴阳的功效,宋词的节奏、合乎人体韵律、合乎天地的气息,唐诗圆润无方、浑然如丹、天然就是修炼人的境界,而古老的《诗经》,看似质朴、其实更不一般,每一首都天然合乎易经的卦象。

每一种文体,自有他应在的境界,不在那个境界的人,就算模仿了文体,仍然是空有其表,跟这种文体真正所在的境界对不上号,那么看上去自然就空荡荡的。现在人再聪明绝顶,也写不出来诗经那样的境界,也写不出来宋词、唐诗的境界,也写不出来明小说的境界。不在那个境界,自然写不到那个境界。中国古代文化有趣的地方,就在于此,有境界。这个境界就是这个物质结构所促成 – 分层。

那深邃的又似乎是触手可及的悠然韵味,你看得到、体味得到,就是捕捉不到。

所以我觉得,《西游记》作者被后人给低估了,他的《西游记》、里面的阴阳对仗、诗词境界,可以使读者们,在阅读的时候,不知不觉的,调和气息、和合阴阳。那么多人喜欢他,津津乐道数百年,在我看来,并不只是小说内容的生动有趣,他有着这种隐形的调和剂。如果翻译成外文,我相信,这些隐形的因素会被失去大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