羞答答不敢抬头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五十四回(2)

这西梁女国,需要男人,并不是错误或罪过,按照这一境的道理,也属正常。有男性出现了路过了她们千方百计挽留,实属自然。也就是她们的这国度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阻拦。假如按照三藏原本的死抗方法,在这国境人的眼里,当然会认为三藏这人脑筋有问题,如果他宁死不屈,那么对不起,人家的负面情绪就被激发了,为什么?因为他的宁死不屈,在对方眼里、在三藏的内心深处,都是恶念,恶念激发恶念,妒意激发毒意,这也是一种两情相悦。看见没?如果玄奘想要进阶,真正的阻拦,在他的内心、出自他自己。所以,正因为悟空一番话,击破了玄奘的自我屏障,让他顿时醒悟。你看他,三藏闻言,如醉方醒,似梦初觉,乐以忘忧,称谢不尽,道:“深感贤徒高见。”

“造弓的造弓,造箭的造箭。”“将军不下马,各自奔前程。”正所谓:龟有龟路,蛇有蛇道。老猪也悟到了孙悟空方案中其中的一层道理。

西梁国这里的人伦道德观念,显然不同于中土大唐,有颇多和中土相同,也有迥异之处。你看那女王毫不遮掩的口水流淌、大大咧咧的叫唤大唐御弟,却让那三藏“耳红面赤,羞答答不敢抬头。”好一个“耳红面赤,羞答答不敢抬头”,在坚守过关中,竟然就又为后续的多次相关魔难埋下导火索。虽然从道理上明白了孙悟空的策略,但是实际操作中,他战兢兢立站不住,似醉如痴;他揩了眼泪,强整欢容;他一直是忐忑不安,并不是坦荡放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