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关羽温酒斩华雄还要傲气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五十五回(3)

被掳到蝎子窝里面,唐僧怕死、也怕破戒。因为怕,所以就豁不出去,扭扭捏捏的,就被那蝎子精看破罩门,用分食荤素馅儿饼这种小资手段来玩暧昧、用语言来绕他引诱他。唐僧不敢不接茬儿,就被那妖怪给引入一个心智的圈套来。三藏合掌道:“我出家人,不敢破荤。”那女怪道:“你出家人不敢破荤,怎么前日在子母河边吃水高,今日又好吃邓沙馅?”水高是什么荤食呀?原来这妖怪眼里,子母河中流淌的水就是像水母一样、水糕一样的流体胚胎,是一种有人类生命的活物。女儿国民众的生命来源于这条河中。玄奘饮用这河水,在妖怪眼里,端的就是吃鸡蛋胚胎一样的杀生食荤了。后来玄奘饮用落胎泉水、又是杀生。这个嘛,的确是刚发生过没两三天的事实,无法辩驳。是呀,玄奘不知不觉中,就破了荤戒,这可怎么办呢?正确的对待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、将来的事不再犯错。玄奘陷进去,是因为纠结、纠结是因为没有明白真正的窍要。当然现在这还不算问题,毕竟等他熬过去之后,终会了解。

问题在于,玄奘饮用子母河水,怎么这妖怪就知道了?子母河村庄那里距离女儿国城三四十里,玄奘他们应该没向女儿国城民众们讲这个事。就算好事不出门、坏事传千里,他跟老猪怀胎的事情,消息的传播速度应该没有他们师徒走路的速度快。要知道,从小说情节中能看到的是,蝎子精是在女国城内外游荡,发现了玄奘这罕见的人种,才打定主意要武力抢劫的。但是从她这句话中,应该是蝎子精早在子母河岸的村庄那儿,就盯上玄奘师徒了。她为啥不早下手呢,非要等到差点被女王给截留、等到师徒四人到达女国城、出了西门,离她的山洞距离很近了,才下手抢劫的。

是这蝎子精太彪悍、太泼辣、太自信了,她是明眼看着孙悟空三个厉害徒弟的保护层,也浑然不放在眼里的。一路上,多少妖魔听见孙大圣的名号就先表示要恐慌一下再说正经事儿。这蝎子精倒好,完全无视老孙他们,探囊取物、比关羽温酒斩华雄还要傲气和傲慢,就在你眼皮底下抢人的干活。至于神通广大、魔见魔怕的孙悟空嘛,孙悟空在她眼里简直就是空气,就算不是空气,也是吊丝一个、中看不中用的绿叶族。蝎子精强悍的领导人气场、和敏锐独到的眼光,就不由自主的熏染了玄奘、让他摧眉折腰,顺着人家指点的坑儿就要往下跳:“水高船去急,沙陷马行迟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