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这老儿不知分限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十九回(1)

你看这老猪,都出家了要跟着三藏去取经了,他还对自己曾经的老丈人恋恋不舍的,心里的话儿说个不停嘴。那八戒摇摇摆摆,对高老唱个喏道:“上复丈母、大姨、二姨并姨夫、姑舅诸亲:我今日去做和尚了,不及面辞,休怪。丈人啊,你还好生看待我浑家:只怕我们取不成经时,好来还俗,照旧与你做女婿过活。”

你道这八戒,为何不牵着娘子的手鼻涕一把泪一把的,为何要对这老丈母爹说?我猜呀,这八戒跟这高太公是一路货,两个人一样的满心思的小九九,一样的斤斤计较些鸡毛蒜皮的小东西,要不然他俩怎么会看对了眼儿、当初在一起密谋。在跟高太公翻脸之前,我估计这翁婿俩应该是合作可默契了。只是后来高家财产大增、对面子和身份的需求强烈起来,猪头越来越显得看起来碍眼了,所以这喜欢小算盘的丈母爹就嫌弃起来这小家子气的老猪来。

悟空是心里雪亮的,所以他就在第一次赶跑老猪之后,看那高老太公要求对猪头“剪草除根,莫教坏了我高门清德”,心里就老大的不屑了,悟空就故意挑逗于那高老太公,行者笑道:“你这老儿不知分限。那怪也曾对我说,他虽是食肠大,吃了你家些茶饭,他与你干了许多好事。这几年挣了许多家资,皆是他之力量。他不曾白吃了你东西,问你祛他怎的。据他说,他是一个天神下界,替你把家做活,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儿。想这等一个女婿,也门当户对,不怎么坏了家声,辱了行止。当真的留他也罢。”

真人面前,岂敢再做假,这老太公就说了实话,老高道:“长老,虽是不伤风化,但名声不甚好听。动不动着人就说:‘高家招了一个妖怪女婿!’这句话儿教人怎当?”

而这时,三藏对于悟空的疑忌,跟高太公对八戒的疑忌,又是何其类似呀。也就是说,这时候悟空要收复的是猪悟能,三藏、高太公,要克服、要去除的是自己的心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