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手给自己埋下最后一颗炸弹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五十回(1)

怎能说白鼋成了选择最后的一层壳呢?我们且看原委。那白鼋为什么主动出现、要求背负取经人队伍过河?乃是因为他感激孙大圣。他感激孙大圣,一方面是出于自己被救赎的报恩,一方面是出于眼见孙大圣请来观音菩萨降妖、救下满村多少家儿女的义举。白鼋认为,于公于私,自己都有协助人家过河的必要。白鼋出于自己报恩,这种知恩图报的正常行为,在当代中国已经成为稀罕的高德之举。这边厢,多少人非但不肯报恩,还要反咬一口、把恩人当作送上门提款机,或者把恩人当作罪犯举报给恶棍。看到有人行善,如果受惠者不是自己,在当下中国,会站在受惠者的角度去感念善人善行的,您身边还能看到吗?估计您认为不是绝迹了、就是从来没有过。中国人善妒、感觉自己受惠少了,都会心里不平衡,看到受惠者根本不是自己,恐怕早就怒火中烧、浑身难受了。

白鼋出于感谢报答,驮他们过了通天河。一恩一报,天经地义,本来这时候就是该挥手告别,偏那玄奘心里不平衡,节外生枝、还要多事。三藏上崖,合手称谢道:“老鼋累你,无物可赠,待我取经回谢你罢。”这样一来,原来已经了结的恩怨,又被人为的延续,并且选择“取经回谢你”这种超过他人生范围的许诺。修行本是为了偿还、了结,他可好,还牵牵扯扯、藕断丝连,亲手给自己埋下最后一颗炸弹。

玄奘表达感谢,从情理上也不算过份,过份的是他情理背后的原因,乃是感觉受人恩惠之后的歉意和不平衡,可是这种歉意和不平衡,背后还有东西,因为人家是回报的举动,他不需要再画蛇添足、狗尾续貂,但是他,其实是由于长期自然养成的不受人恩惠的傲气和面皮上过不去,就不假思索的感谢和承诺了。傲气也是面皮,仍然是面子问题。面子是什么?不就是一个虚名么。求名之心,实难断根。三藏起了这妄念,那白鼋自然而然的就跟着起了妄念,想要问询佛祖它“啥时候能得一个人身”……

一个动物,想要做人,多么崇高的理想啊,怎么说它这妄念?因为,因为在那时节,所有能通灵的、不能通灵的生物都知道,要想得人身,只有投胎做人一条路呀。可是这老鼋的话是什么?它的意思是说,修行到啥时候我有资格占有一个人身上去,它想的是占有别人的身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