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师父原来只是思乡难息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四十三回(1)

唐师傅,不怕苦不怕累,有决心有志气,可惜就是缺心眼儿。他就是忘不了自己的这个身体,不但忘不了,而且还爱惜的不行,属于严重的“身本忧”。悟空是灵性,他缺少灵性。沙僧是定性,他定性不够。八戒是钝实天真,他经常是心里面左摇右摆、自我否定。

看小说中说得清楚。行经一个多月,忽听得水声振耳。三藏大惊道:“徒弟呀,又是那里水声?”行者笑道:“你这老师父,忒也多疑,做不得和尚。我们一同四众,偏你听见甚么水声。你把那《多心经》又忘了也?”唐僧道:“《多心经》乃浮屠山乌巢禅师口授,共五十四句,二百七十个字。我当时耳传,至今常念,你知我忘了那句儿?”行者道:“老师父,你忘了‘无眼耳鼻舌身意’。我等出家人,眼不视色,耳不听声,鼻不嗅香,舌不尝味,身不知寒暑,意不存妄想——如此谓之祛褪六贼。你如今为求经,念念在意;怕妖魔,不肯舍身;要斋吃,动舌;喜香甜,嗅鼻;闻声音,惊耳;睹事物,凝眸;招来这六贼纷纷,怎生得西天见佛?”三藏闻言,默然沉虑道:“徒弟啊,我

一自当年别圣君,奔波昼夜甚殷勤。芒鞋踏破山头雾,竹笠冲开岭上云。夜静猿啼殊可叹,月明鸟噪不堪闻。何时满足三三行,得取如来妙法文!”

说得这么直白浅显,都无需动脑筋细想了。“夜静猿啼殊可叹,月明鸟噪不堪闻。”三藏他这一句,已经道出了他遭逢红孩儿魔难的内因之一。“何时满足三三行,得取如来妙法文!”这句话说出了他内因的内因。悟空则点评出来他不肯面对的内因的内因的内因:“这师父原来只是思乡难息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