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是不灵光的人,也会有灵光的时候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二回(6)

面对受冤屈的和尚们,三藏表示要出面做带头大哥。毕竟神灵已经明确点名要他出头的嘛。既然要出头申冤呢,就得上宝塔查明宝塔失光的原因;并且还有他自己见塔扫塔的志愿清单。所以上塔就是必须的了。

这玄奘刚吃完饭,准备洗澡更衣,更鼓齐发的时候,忽然,就起了寒风。这寒风,怪怪的,忽东忽西忽南忽北,这洗澡的玄奘,发现屋子的四壁都会钻来一阵寒风,原来这怪风,是来窜访的。嗯,的确,没错,貌似就是那两个妖怪,在这当儿乘着妖风过来的。

然后就这冷飕飕的风,除了孙悟空,所有人都以为是自然而然的。只有孙悟空一个,感到了异样。三藏沐浴毕,穿了小袖偏衫,束了环绦,足下换一双软公鞋,手里拿一把新笤帚,对众僧道:“你等安寝,待我扫塔去来。”玄奘的确好心,不打扰别人,让别人休息去。

孙悟空止住他说行者道:“塔上既被血雨所污,又况日久无光,恐生恶物;一则夜静风寒,又没个伴侣;自去恐有差池。老孙与你同上如何?”老孙的话很明确,这不是打扰不打扰的问题,这是安全不安全的问题。

孙悟空说的话很清楚,他根据两个异象判断了潜在的危险。一个异象就是被血雨污的佛塔,有可能招引坏东西。一个异象就是夜里忽然窜来窜去的一股冷风,有可能表明坏东西在活动。这种状况下,玄奘一人前往,实在是不明智、不吉利。

孙悟空所依据的这两个现象,一个是静的:被污的佛塔,一个是动的:忽然而起的怪异冷风。

但是,不管是静的,还是动的,其实,都是在时间轴上呈现的。静,也是相对于时间的静。动,自然也是相对于时间的动。人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,距离,也是相对于时间的距离。不是相对于速度的距离。

其实,说真的,孙悟空的这种灵机一动,这种灵动,日常的人们,都多少的具备一些的。就算是不灵光的人,也会有灵光的时候。只是,人们不是象孙悟空这么训练有素、没有孙悟空这么清晰深刻。一般的,人们只是莫名其妙的灵光一下。不管怎么样,人类都有对“象”的察觉能力,会不会用的区别、用得好不好的区别。只要是人类,就有这种天然能力,只是人们不知道,自己经常能感觉到的一些东西,其实并不是我们这时空层面的、或是其它时空层面映射过来的。

孙悟空如此灵动,是他变得善问的体现,他“问”的能力大涨。尤其是后面捉到妖怪,他不仅问询清楚,不像以前一棒子打杀,他还留妖怪活口,带自己到妖怪老巢去。问象、问人。

要知道,老孙以前懂得召唤神灵的咒语,可是他召唤来土地神之后,总是气哼哼的、动不动就要“免打、免打”,让咱家老孙打几棍子出出气。云云。结果呢,到得这两年,他先后遇见了两个又硬气又威猛的土地神。第一个顖山的土地神,就是表面客气,实际上很横。而到了这个火焰山的土地神,干脆,菩萨甚至安排这个土地神对孙悟空指手画脚,啊,指手画脚的,叫孙悟空你往那里去,你往那里跑,你必须得求铁扇公主、你必须得求牛魔王,等等。并且,这个火焰山土地神,还非常威猛的,带着阴兵阴将帮孙悟空打仗哩。这么牛气的土地神、权限有这么大,十分罕见。别说我们,孙悟空这辈子也就遇见这一位。

在火焰山这一大关,孙悟空接二连三的碰壁,原因就在于,他的沟通能力遇到了屏障,不会精确善意沟通的短项,空前暴露。严重的时候,那牛魔王跟他打着打着,就忽然撒丫子喝酒去了,这么分裂,让孙悟空受到不小的刺激,半天反应不过来。自然,也让孙悟空空前的反思了,并且,进步了。从过了火焰山而后,孙悟空超越自我,拥有了这种触感的灵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