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一直指责他公子哥儿心态严重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五十八回(1)

人有二心生祸灾,天涯海角致疑猜。

欲思宝马三公位,又忆金銮一品台。

南征北讨无休歇,东挡西除未定哉。

禅门须学无心诀,静养婴儿结圣胎。

你瞧瞧,我们一直指责他公子哥儿心态严重,拿着放大镜、从前面的种种细节交代中寻找他心态的蛛丝马迹。现在终于,作者亲自说明,我们的猜测实在是太对了。“人有二心生祸灾,天涯海角致疑猜。”他对孙悟空一方面依赖、一方面过度依赖、一方面过度依赖衍生出来的怨恨猜忌,造成了他自解肢体、并且连带剥离了老猪和老沙的信任、信心,造成整个团队互相猜忌、分崩离析。但是事情爆发的初期,他还认为自己是真修者、把咒骂、怀恨和嗔怪,当作坚定的表现,认为自己信仰的是宇宙真理呢。可是他这么坚定的家伙,遇见妖怪、遇见劫匪,就怕得没有了人样。两种完全相反的表现、奇迹般的集中在他于一身。多么的不可思议呀。

咒骂、怀恨和嗔怪,怯懦、怕死和奴性,其实,人家本来就是一家人的啦。只不过,咒骂、怀恨和嗔怪,是打着坚定的旗号、来表现自己的。怯懦、怕死和奴性,则是面对强敌、知道咒骂、怀恨和嗔怪只会自找死路,只好用“怯懦、怕死和奴性”这种务实灵活的外交手段来表现自己。

可是,一方面出身伟大时代的豪门、一方面修习伟大的佛法、一方面又窥伺三公、恋念一品的政治抱负的他,怎么可能内心深处反而装着“怯懦、怕死和奴性”?过去的人们,实在不好理解,作为这时代的人们,您一定比我还清楚,不是怯懦、怕死和奴性的人,怎么会在政治中如鱼得水哩。

可是作为唐僧,他既然早就笃志修行,既然一路不停的向西,离南赡部洲的俗世越来越远,为何,他内心眷恋权势、希图在红尘中名利双收呢?原来我们只是能从小说中偶尔出现的小细节中,揣测出来他的这种细微苗头,实际上,作者到这里就明说了,他内心对权势的向往和追逐,一直都很强盛!“欲思宝马三公位,又忆金銮一品台。”脑袋里一直在念念不忘着有那么一天,取经回到唐国,接受万众敬仰、接受各种封号、名垂青史、位列三公……这不跟那六耳猕猴所思所想的“我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,送上东土,我独成功,教那南赡部洲人立我为祖,万代传名也”一模一样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