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保命都保不成,还修个球啊

播放音频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四十七回(2)

这个车迟国国王之昏聩,跟《魔戒》中刚铎王国那被萨鲁曼附身控制的骠骑王有得一拼。萨鲁曼不是成精的山兽,却是堕落的巫师,萨鲁曼本来是被主神派下界的高级白袍巫师,却跟曾经的天使长路西法一样,渐渐的沉迷于控制人类、享受恐惧的尊崇,最终与恶魔结盟。萨鲁曼和路西法都是上面下来的,而这虎鹿羊三妖,是下界众生创造养育出来的。陈玄奘和车迟王心中对名的巨大渴望,养出来三个拉风又无品的大妖怪。这三个妖怪,正是因为被愚迷所创造,它们对宿主愚迷的利用和寄生,对于宿主来说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浑然天成。时日久了,就算这寄生妖怪不搞死宿主,宿主也是行尸走肉、虎狼之伥。

西遊记把这些鬼东西就称作外道。可是在唐僧的心目中,原来他以为的外道是什么呢?就是除了他尊崇虔信的佛门之外,都是外道。以他一开始对孙悟空的鄙视和排斥,足见端倪。可是这车迟王比他还过份,什么对自己有用,就是正道,对自己无用则是外道。表面上看,他的判断标准跟唐三藏不同,可是骨子里,都是一样的自私冷血,不过是一个一看可知很露骨,一个是深深的埋藏在心里、甚至埋藏在自己的善、自己的坚持正道原则的下面。

真正的外道,不是别的,就是这种骨子里深深隐藏的自私冷血。

这种自私冷血,看起来是对自己好的、有利的,是坚持原则是一心向佛的是割舍自我的。而正是这种坚持原则割舍自我一心向佛,让修行人毁了自己的修行、让一般人毁了自己的良心,在这里,几乎断送了三藏的修行。其实说断送,说实话,他是积累多年的宿病隐疾,再不去除,就别奢谈什么取经了,连保命都保不成,还修个球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