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见您这么没义气的强盗!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二十七回(7)

来,咱们看看,这三藏拼了老命也要讲的道理是什么。唐僧道:“出家人时时常要方便,念念不离善心,扫地恐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。你怎么步步行凶!打死这个无故平人,取将经来何用?你回去罢!”

“出家人时时常要方便,念念不离善心”,嗯嗯嗯,这个话儿是很好的,原则肯定是没错的。只是,但是,然而,他老人家却用粗暴的方式、来要求悟空“善心”,是不是,跟孙悟空用恐吓手段来做好事一样,有点思想和言行对不上号、有点驴唇对马嘴的嫌疑呢。“扫地恐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。”

咳咳,这个话儿么,一下子就暴露了三藏对善的认识的短项:小家子气。这种小家子气,行善往往就象熊瞎子掰玉米、甚至还象捡芝麻丢西瓜,严格的说,根本就不是善,是钻牛角尖、(zhóu)。这个小善,正是孔夫子所不屑的老好人:乡原。子曰:“乡原,德之贼也。”这种人在乎表面的光鲜、追逐俗世的名声“同乎流俗,合乎污世,居之似忠信,行之似廉洁,众皆悦之。”如果孙悟空真的无故打死了凡人,那取经还真的不用去了。但是孙悟空这么着急,唐三藏也应该冷静的先回顾一下一路上所有发生的事情,是不是真的这路上妖魔繁多、是他的肉眼判断不对的呢?并且,孙悟空,是菩萨亲自安排和推荐的,他要赶孙悟空走也应该先跟菩萨汇报汇报、协商协商啊。孙悟空不懂尊师重道,难道唐三藏自己也不懂了?

唐僧道:“我命在天,该那个妖精蒸了吃,就是煮了,也算不过。终不然,你救得我的大限?你快回去!”三藏哥哥,你是一个修行人,你是佛弟子、你是观音弟子,怎么能跟俗人一样认为你命在天呢?当然,他没有孙悟空那份明白,知道修行人命在师父、命在自己。但是,你修行的目标是什么、你的彼岸是哪里、怎么也应该有个认识吧?你已经是佛和菩萨弟子,天上还有谁敢再做你的天呀?并且,你的师父、佛和菩萨,你认为会安排你给妖精吃了?这么没志气,你到底信不信佛呀?其实这句话,反映出来,他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善到底是什么。那么他一贯坚持的善,有很多杂质。既然他的话语表明他认为妖精吃了他也很符合逻辑,说明,咳咳,其实,这时候、起码这一刻,他相信的,其实,是妖精。当然了,咱说的是有点重,因为,这句话,根本就不是他脑袋清醒时候能想出来的歪话,让他说这句话的,正是妖精,那个无形的妖精,它控制着三藏的脑袋、用三藏的嘴巴,说出来了这句话。从唐三藏方面来说,既然他认可了这说法、话儿也从他嘴巴里面吐出来了,也就是说,他认帐了妖怪吃他。那么,从神仙们的角度讲,这一刻开始,就必须放弃他、放弃保护他,满足他、让妖怪吃掉他。你看,他自己都同意的事情,咱还有什么说的?

唐僧道:“出家人行善,如春园之草,不见其长,日有所增;行恶之人,如磨刀之石,不见其损,日有所亏。你在这荒郊野外,一连打死三人,还是无人检举,没有对头。倘到城市之中,人烟凑集之所,你拿了那哭丧棒,一时不知好歹,乱打起人来,撞出大祸,教我怎的脱身?你回去罢!”三藏这番话,仍然也是一句儿天理、一句儿人理、一句儿歪理。“出家人行善,如春园之草,不见其长,日有所增;行恶之人,如磨刀之石,不见其损,日有所亏。”这句话断然是天理,没得说,因为不是唐三藏自己原创的。“你在这荒郊野外,一连打死三人,还是无人检举,没有对头。”这句话,还是作为一个公子哥儿的人理,实在不应该是从他一个修行人的嘴巴里说出来的话。“撞出大祸,教我怎的脱身?”苍天啊、唐师父,您怎么能这样啊,怎么遇到问题总是只考虑自己的安全第一啊!就算你一伙儿四个真的是行凶的强盗、也少见您这么没义气的强盗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