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就是不明白到底啥意思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四十八回(3)

这陈氏兄弟,是世俗财主,除了心里知道向善之外,只知道给人钱财吃喝、帮大家伙铺路搭桥这种具体事务就是行善了。俗世间、真的也不过如此。他们对一般僧人尚且如此,对玄奘一伙救命恩人,那自然是加倍的供应吃喝、玩乐了。吃饱了喝足了,就领着玄奘在他们家花园游荡、赏玩。一个土财主,还能设立这么文雅的场所,应该说,是富人们中的佼佼者哩。可是玄奘的伟大使命是取经,并不是吃喝享受。要是你,面对这种情形,会怎么对待?

其实,这个时候,他倒是真的应该放空心思焦虑,无忧无虑的吃喝、休闲几天,才是正经事!

固然,他们都对即将来临的灾难浑然不觉。可是,他们不是修行人嘛,甚至退一步说,他们应该比起一般百姓来说,更加有涵养一点,对不对?救了人家小孩,对他们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大事,人家现在想要尽自己感激报答之情,为何不欣然受领一下,给人家平和心态的时间呢?

他不给人家时间,其实成了不给自己冷静下来的机会。妖怪很自信的降下大雪、冰封了河面,嘿嘿,假如那些神仙们不允许的话,你以为这一只小小的金鱼怪,真的就能降雪冻冰吼北风呀?妖怪的想法、只不过是被利用一下罢了。而那玄奘、心头的浮躁之火,理应见此骤寒、也来一个速冻,见大雪封路、寒冰封河,他理应来一个“顺势而为”、顺其自然、静观局变。

人家领他到花园玩赏,诗中尽数雪景之美之堪玩,那不是暗示他应该就地欣赏嘛。他早上醒来开门辑雪,东郭履,袁安卧,孙康映读;子猷舟,王恭裘,苏武餐毡,脑袋中一幅幅历史画面的映像,包含故事与哲理,他就是不明白到底啥意思。现在这到了人家花园雪洞,赫然就放置着意境更加明显的几幅画:七贤过关,寒江独钓,苏武餐毡,折梅逢使。“真个可堪容膝处,算来何用访蓬壶?”修行心到自然到,这仙道意味浓厚的雪洞,把这种需要向心中索取的意境烘托得非常明显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