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阴一阳两个杠杠足矣

播放音频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四十七回(3)

就跟难死人的数学悖论一样,许许多多的历史难题,放置在多层结构的体系中,忽然就发现,并非什么解不开的死结,死结是一个层面上的,而且是多层面投影的交错,等你把它还原到本来的多层面体系中去,才发现解不开的矛盾中彼此并无交叉点。

同理,人也是多层面的,高低各不同。并且,之所以人世间的各种认识会产生冲突碰撞,多是因为把并不在一个层面的东西,扯到一个平面上来人为的制造了对立。人是有高低层面不同的,两个某些方面谈得来的朋友,是有一些存在于同一些层面的东西。可是两个人的最高高度,则未必在一个层面上,有可能高度差并非很大,也有可能十分悬殊。这就是人和人思想差异的一个原因。

同样是心细,有些人就是别人眼里的谨小慎微、斤斤计较、锱铢必较、鼠肚鸡肠、前怕狼后怕虎。有些人就是别人眼里的心细如丝、灵敏、细腻、精致、面面俱到、滴水不漏。区别是什么呢,一个是没涵盖往牛角尖里面去了,一个是有涵盖往深广中去了。这是容量大小的不同。容量大小的不同,就涉及到不同层面的时空。或许有人灵敏,一下子就想到了,现代科学观念中的数字,整数与小数,以及数字表达的精度。是呀!不同大小的数字,本应该是不同层面时空中的东西呀。中国传统的数学,的确不太注重数字的精度,一阴一阳两个杠杠足矣。

下界事物的数量堆砌到一定程度,就会自然形成上界的事物,就会因此自然而然的影响到上界。所以尚书云:“天视自我民视,天听自我民听。”吕氏春秋云: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天下之天下也。”古代读书人聪明,像董仲舒这样的,就因此延伸出一套天人合一的说法。古代的帝王们也聪明,知道一方面下界灾殃会影响到上界,一方面上界出问题会变成下界灾殃。帝王和臣民是一种上下界关系,人世间和天上是一种上下界关系。

如果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出点什么乱子、放荡形骸之类的,作为陈师父,他首先应该想到的肯定是反躬诸己,其次是推诸及人。其实呢,道理说起来都容易明白,做起来就很困难。比做起来还困难的是,如何正确的内求外推。当然这是个技术活,闹不好,就会搞得内心跟外在形式对不上号。更困难的是,有人对不上号了,还觉得自己是高妙、风格高、不落凡俗,并不觉得自己的表现是跟精神分裂一个样儿。

中国传统的术数,为啥就两个杠杠,撑死了也就组合成六十四个卦象,为啥就功效神奇,其计算预测范畴,超过了现代科学呢?想必同学们现在都能轻松回答了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