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没有科幻电影中那么离奇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五十九回(1)

“征鸿来北塞,玄鸟归南陌。”描述的是那趋暖避寒的候鸟,为着生息而不远千万里的迁徙跋涉,比如玄奘的修行,看似奔向西方的光明前程,实则是在季节变换的驱使下、为着世俗层面的生存、荣耀而苦历、艰辛。候鸟不单飞、客路怯孤单,心念志不坚、衲衣容易寒。

往日里任意做姿的飞云飘絮,都被那日紧一日的西方寒流给吹了个长空如洗,路过的山林洞穴,披满了雪样寒霜,平日听得清脆孤远的鹤鸣、夹杂着寒风袭来,充满了凛冽的寒意。

可是,师徒四众,进前行处,渐觉热气蒸人。怎么着?他们一伙儿来到了火焰山。可是,您知道,假如他们前面真的是火焰山,方才让他们饥寒交加的西风,怎么可能是冷的呢……

按道理,温度再低的寒流,经过火焰山的加热,吹到西行四人的时候,不会再是凛冽寒风的。并且,寒流携带走了热量,火焰山温度要大幅下降才对。

这可是怎么回事?

……

大雁和燕子,都是候鸟。路过火焰山,却不在这里停留。那大雁和小燕年年月月南来北往的,也没有发现火焰山周围地带这么宜居。火焰山,之所以,引不起候鸟们的关注,是因为,这里是它们鸟儿不知道的一层境界。西风凉,之所以不是西风热,同样的缘故呗。对于他们修行者,境界的穿越,可没有科幻电影中那么离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