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子不就是图名么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四十九回(1)

这一层,是玄奘他自己的界限,本来就是他未曾跨越的生命上限。到得这一关之前,也难怪他疲累不堪,我说的是他的内心、思想的疲累,走到这一步,的确就是他的上限了。菩萨原以为他可以比较容易的跨越,想不到修行之路坎坷,人心难料,每每的不如意,拖沓冗长。是佛祖他们,在长安城看到玄奘确定真的要取经之后,忽然后悔,就知道,他内心还隐藏着强撑之意,这个支撑他的,不是坚定的信念,是面子,面子不就是图名么。玄奘在被大雪围堵之后,不由自主的就说出来了。他说:“世间事惟名利最重。似他为利的,舍死忘生;我弟子奉旨全忠,也只是为名,与他能差几何!”听到他这么说,三个徒弟都知道:坏了。

只是三个徒弟不知道,他这番话,与他出发之前的话,惊人相似。前回书第十二回,玄奘亦回洪福寺里。那本寺多僧与几个徒弟,早闻取经之事,都来相见。因问:“发誓愿上西天,实否?”玄奘道:“是实。”他徒弟道:“师父呵,尝闻人言,西天路远,更多虎豹妖魔;只怕有去无回,难保身命。”玄奘道:“我已发了弘誓大愿,不取真经,永堕沉沦地狱。大抵是受王恩宠,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。我此去真是渺渺茫茫,吉凶难定。”

出发前他说:“大抵是受王恩宠,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。”这当儿他说:“我弟子奉旨全忠,也只是为名,与他能差几何!”您能意识到,他这是多么的搞笑、多么的可怕吗?所以我想,出发之前,就在佛祖听到他这么自我推脱的话,就决定重新定下了这通天河之难。好在他,还记得,在绝境中还能想到徒弟、还能想到继续取经、取真经,虽然他认为取到真经之后还是要返还他留恋的大唐长安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