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是要拒绝承认孙悟空的本事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二十九回(2)

就别说婚姻的基础没有信义是够呛的了。这人和人之间,都要应该以信义为基础。这宝象国国王和自己的三女儿百花羞公主之间,有信义。这黄袍怪和百花羞公主,其实就没有信义。猪八戒呢,对谁都没信义,包括对他自己。唐三藏呢,对自己的面子有信义,对孙悟空没信义。只有孙悟空一个人,讲信义。

咱们看看唐三藏是如何维持自己面子的。且说饿了一天的唐三藏,在逃出黄袍怪的魔爪之后,也顾不得上喊吃斋了、也顾不得上休眠了,一行人连滚带爬的,八戒当头领路为名逃窜在最前面,沙僧后随,出了那松林,上了大路,头也不回的一路飞奔而去。

等到他们一行人到了宝象国,这怎么说也是一个偏远的小国家。可是在久不见城市的唐三藏眼里,简直就是到了天堂一样,贪看得仔仔细细。对于他所见所记的景致,小说花了将近三百字来细细的描述。写这么细做什么呀?乃是因为勾动了他思乡之情,“取经的长老,回首大唐肝胆裂”。

是呀,刚刚逃脱了恐怖的魔爪,忽然间又身处故乡一般的繁华俗世,这强烈的反差和对比,几乎让他精神分裂、肝肠寸断呢。等到他们顺利在驿馆中安歇,等到他顺利见到国王、通关文牒顺利的盖章花押,等到他把百花羞的家书给了国王他们——他,终于找到了点身处唐宫、面对唐王的那种场景和气派、那种被重视的感觉……

于是,他真的开始受到重视了。那学士读罢家书,国王大哭,三宫滴泪,文武伤情,前前后后,无不哀念。

国王哭之许久,便问两班文武:“那个敢兴兵领将,与寡人捉获妖魔,救我百花公主?”连问数声,更无一人敢答。真是木雕成的武将,泥塑就的文官。那国王心生烦恼,泪若涌泉,哭啊哭啊。

老看着老大在那里哭,也不是个事儿呀。茫然中,这满朝的文武,忽然集体的灵光一闪,忽然就恍然大悟了,于是齐齐的趴下去奏道:“陛下先不要烦恼。公主走失这么多年,偶遇唐朝圣僧,寄书来此,不知道她在妖怪那里的安危。我们都是凡人凡马,习学兵书武略,只能跟凡人凡马打仗呀。那妖精云里来雾里去的,我们连他面孔都没机会看见,让我们怎么去救呀?”好,这话说得干练精巧、义务推得干干净净、非常合情合理。

然后大家伙儿话锋一转,聚光灯的焦点集中在了三藏的身上:“想东土取经者,乃上邦圣僧。这和尚‘道高龙虎伏、德重鬼神钦’,必有降妖之术。”

你看看,人家这话说的,也真是句句精当。你既然是天朝东土来的取经人,那一定是天朝里面的高僧。既然你‘道高龙虎伏、德重鬼神钦’,那么你一定也可以降妖伏魔。怎么样,这个推理也非常正确吧?无论从哪个层面上,都是没问题的。当然,中间隐含了一个推理环节,那就是既然你是上邦高僧,那应该就是‘道高龙虎伏、德重鬼神钦’。这个隐含的环节,应该说也一点问题没有。

然后大家伙儿话锋又一转,集中在三藏身上的聚光灯变了颜色:“自古道‘来说是非者,就是是非人’,可就请这长老降妖邪,救公主,庶为万全之策。”

“来说是非者,就是是非人”这话说得,亮晶晶八面玲珑、冷森森寒光四射。文武群臣的这些话,简直就象一把刀子,三剜两转的,忽然就要削去了三藏那华丽丽的面子皮儿。

那国王闻言,也忽然就恍然大悟、灵光一闪,急回头,便请三藏道:“提出的急迫要求:长老若有手段,放法力,捉了妖魔,救我孩儿回朝。开出的优厚条件:也不须上西方拜佛,长发留头,朕与你结为兄弟,同坐龙床,共享富贵如何?”

这话三转两转,三藏脸上惬意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,这麻烦就缠上身了。三藏慌忙启上道:“贫僧粗知念佛,其实不会降妖。”三藏说的,断然是实话,可是,人家没办法相信他呀。因为国王马上就抓住了他这状况里面的状况。

国王道:“你既不会降妖,怎么敢上西天拜佛?”是呀!这国王问的,断然是内行话。不会降妖就不可能是真正的修行人呀!况且这一路妖魔鬼怪甚多,国王又不是耳目闭塞的人。

其实,这文武群臣的话,国王的话,对于一个有悟性的修行人来说,听到了会怵然心惊,会马上深刻反思的。“道高龙虎伏、德重鬼神钦”;“来说是非者,就是是非人”;“你既不会降妖,怎么敢上西天拜佛?”

这个时候,唐三藏应该这么这么说,可是他却那么那么说:“陛下,贫僧一人,实难到此。贫僧有两个徒弟,善能逢山开路,遇水迭桥,保贫僧到此。”

一路上“善能逢山开路,遇水迭桥”的徒弟,是谁呀?不正是之前被他给赶走的孙悟空吗?怎么到了一向不撒谎的三藏嘴里,却变成了猪八戒和沙悟净了呢?

这宝象国文武群臣与国王的话,应该说,是菩萨和神仙们借助他们、利用他们自身的阅历和条件、通过他们的嘴巴,在暗示唐三藏。如果这时候他醒悟了,那么,往下的麻烦就会小很多。可以假设,他想起来了孙悟空的功绩,然后这宝象国国王就要求去请孙悟空。孙悟空来了,这黄袍怪的问题快速解决,结局还是一样的,各就各位,怨与缘都获得了了结。那么,他不会被可耻的变成老虎,白龙马不会没必要的受伤,悟净和老猪,也不至于那么狼狈,宝象国的一个宫女们,也不会悲惨的枉死。

可是这三藏,就是要拒绝承认孙悟空的本事,就可可的要把自己的面皮维护到底,于是,喊来了猪八戒沙和尚作秀。然后猪八戒的面子和鲁莽被三藏给充了气、被国王和群臣给捧上了天,膨胀膨胀的去装大头蒜去了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