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性杨花、心如浮萍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三十回(3)

过去练武人看人也是这样看的,从表象上看这个人是否浮躁、草率、从一举一动中就可以轻易观察到。这种人,在很多人眼中是很有气魄的、果断啊,其实骨子里是浮躁草率、虚浮。这种从表面上似乎阳刚的东西,内里是虚火、阴火,其形象就是这种阴性的猛兽形象,再深层,就成狡兽这种猛兽了。这内在的猛兽,正是跟黄袍怪同类的,见到黄袍怪,当然就不会发作了,它们乃是同宗同族同类的嘛,人家才不会内杠。

三藏深习传统文化,按道理,这传统文明的文武是同源同宗同理的。三藏只熟习了表面,深层的内涵悟不到,所以就以为强求表面的文雅、温和就够了。深层的脉路没有跟传统文明的架构接轨,那么就这样,在修行的关难中,轻易的就被负面情绪给控制。

等到表现在最表面,他就跟这宝象国的国王、百花羞公主,找到了共同语言。国王和公主,同样是三藏内心性格对映出来的形象。

他们三个的共同性格是什么?就是小说中着力刻画的:水性。水性杨花、心如浮萍。小说对三公主百花羞的水性的刻画、很突出。你看她,在跟黄袍怪差点闹崩之后,等到黄袍怪忽然又对她恩爱起来,她自己也一转眼就由悲转喜了。那妖……遂丢了刀,双手抱起公主道:“是我一时粗卤,多有冲撞,莫怪,莫怪。”遂与他挽了青丝,扶上宝髻,软款温柔,怡颜悦色,撮哄着他进去了。又请上坐陪礼,那公主是妇人家水性,见他错敬,遂回心转意……

黄袍怪说要去拜访国王,百花羞不是心惊自己国家将要遭殃,却在担心相貌问题。公主道:“你去不得。”老妖道:“怎么去不得?”公主道:“我父王不是马挣力战的江山,他本是祖宗遗留的社稷。自幼儿是太子登基,城门也不曾远出,没有见你这等凶汉。你这嘴脸相貌,生得丑陋,若见了他,恐怕吓了他,反为不美;却不如不去认的还好。”

等到那妖怪真的变了一个英俊小生出来之后,那公主竟然浑然恍惚间以为自己的妖怪老公真的是英俊小生,公主见了,十分欢喜。那妖笑道:“浑家,可是变得好么?”公主道:“变得好!变得好!你这一进朝啊,我父王是亲不灭,一定着文武多官留你饮宴。倘吃酒中间,千千仔细,万万个小心,却莫要现出原嘴脸来,露出马脚,走了风汛,就不斯文了。”唉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