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很多人都知道的大悲寺一样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三十九回(4)

现代的社会败坏,产生了很多这种扭曲变异的东西。西游记中没有现在社会这种如此阴毒的东西,所以唐僧要是放在现在这种社会环境来修行,以他的糊涂和蒙昧,是完全没希望的。这种环境中,也只有孙悟空这种犀利无情的慧眼,才能看穿一切妖魔鬼怪、毒蛇恶兽吧……

如果还有一种人能修行,就是总被小说忽略、总被我们看作沉默无智的沙僧。

从小说中,我看明白一个情形,别看他们师徒四人是一个同进同退的团队,一起遇到同一个魔难、一起搞定同一伙妖魔。其实,他们每个人的魔难程度完全不同,而且各自的考验也完全不同。

在那平顶山的魔难中、在这乌鸡国的磨难中,沙僧基本不面临心性的考验,他跟那默默无闻的白龙马一样,他们修的是苦行。为何这两个大的魔难中他们几乎没啥事情?就是因为这两个大魔难,考验的是为别人承担责任、为更多生灵百姓寻找解脱途径,也就是说,这苦难是成王成圣的路。沙和尚的苦,在流沙河那旮瘩就吃了大部份,心的磨砺早就结束。他没有其他的想法和伟大追求,他的目标就是一个最单一的自我解脱。

所以,我觉得,很多关难中,他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、心里面雪亮的。别看大家是一个团队,各自的魔难各自承担,谁也代替不了谁。如果说孙悟空企图替三藏承担一些,他的这种想法会让他得到更多的提升,但是,三藏应该遭受的罪过一点也不可能变化。

沉默无语的修苦行才是释门之正传,就像很多人都知道的大悲寺一样。在一般人看来始终在生死之界徘徊的苦行,经历过的人才知道,经历了那种几乎天天在死亡边界的苦行的人、对这个世界的一切虚荣都看淡。一个凡人,只有你的良知,才会触动他们、才会让他们认为你是活物、不是走肉行尸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