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把撞了脑门的大墙给忽视到消失的强悍的意志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回(1)

孙悟空被火焰山的大火给烧糊了腮帮子。据老孙自称,还是因为他自己大意了,钻入火焰山、飞火扑面的时候,他还很镇定很坦然的煽风点火,他对手里那把未经验证的扇子,太有信心了,无知者无畏嘛。八戒笑道:“你常说雷打不伤,火烧不损,如今何又怕火?”行者道:“你这呆子,全不知事!那时节用心防备,故此不伤;今日只为搧息火光,不曾捻避火诀,又未使护身法,所以把两股毫毛烧了。”孙悟空恼怒中为了自圆其说说出了这番话、目的是表明自己没罩门儿,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说出了自己的罩门:失于没有用心防备,也就是粗心大意了。粗心大意之下,再厉害的神通、咒诀也成了摆设。心念的周全无漏、才是根本呀。

然后忽然,这师徒几人就探讨起来了哲学问题。沙憎道:“似这般火盛,无路通西,怎生是好?”八戒道:“只拣无火处走便罢。”三藏道:“那方无火?”八戒道:“东方、南方、北方,俱无火。”又问:“那方有经?”八戒道:“西方有经。”三藏道:“我只欲往有经处去哩!”沙僧道:“有经处有火,无火处无经,诚是进退两难!”八戒的态度是方便第一、目标第二。三藏的态度是目标第一、目标唯一。沙僧的话切中要害、要修行就会有困难,没有困难也没有修行这回事了。

可是,这番话表明了,三藏已经颇得多心经的要义,三藏道:“我只欲往有经处去哩!”他的心态说明他已经开始领略“色不异空”、相当接近“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无有恐怖。”

故此,火焰山的大关难,在孙悟空第一次调用芭蕉扇之后,虽然调了假扇,可是玄奘基本上已经过去了这一关。无关扇子的真假、关乎心中的无挂碍、那种能把撞了脑门的大墙给忽视到消失的强悍的意志。这可跟老孙这时候的大意的无视、看似一样、实际上完全相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