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人的功果,你莫攀他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二十三回(2)

说者无心,听者心眼儿这多了去了。悟空的话,三藏还没来得及想明白,这猪八戒就被孙悟空话儿刺得浑身发痒、觉得悟空的话儿句句是冲着自己说的,忍不住了,他这个带着洞洞的破荷叶,就开始说漏风的话了:“哥啊,你只知道你走路轻省,那里管别人累坠?自过了流沙河,这一向爬山过岭,身挑着重担,老大难挨也!须是寻个人家,一则化些茶饭,二则养养精神,才是个道理。”

其实八戒的话,表面上八面玲珑、密不透风,周整着呢,毕竟他的辛苦、说得句句属实。但是他心含抱怨的破洞洞,怎么逃得过悟空大哥的火眼金睛,于是立刻被孙悟空扽住小辫子了。行者道:“呆子,你这般言语,似有报怨之心。还像在高老庄,倚懒不求福的自在,恐不能也。既是秉正沙门,须是要吃辛受苦,才做得徒弟哩。”跟前面一样,被孙悟空瞧见执着,被孙悟空一顿呵斥。但是这次唐三藏没有说话,人家一来正在忙着犯迷糊顾不上,二来三藏自己也被悟空说到心里正觉得惭愧不好意思插嘴。

八戒跟上次一样,仍然不悟,仍然抗辩,于是就采取外交部常用之反问质疑法,来试图证明自己有理:“哥哥,你看这担行李多重?”“哥啊,你看看数儿么:四片黄藤蔑,长短八条绳。又要防阴雨,毡包三四层。匾担还愁滑,两头钉上钉。铜镶铁打九环杖,篾丝藤缠大斗篷。似这般许多行李,难为老猪一个逐日家担着走。”这一番有数据有证据的义正词严的表白完毕,老猪还不忘来个一锤定江山,采用外交部惯用之抢先定性法:“偏你跟师父做徒弟,拿我做长工!”这下孙悟空对俺执着的指责,应该可以被噎回去了吧!想到孙悟空马上就要生平第一次理屈词穷、面红耳赤屁股红的模样儿,八戒舒心的放下担子,拍了拍双手,耐心等待看悟空哥哥的好戏。

没想到猴哥真的好赖皮,明明我八戒是说他呢,这猴头居然脸上一点惭愧的颜色都没有,居然还拼命眨巴着眼睛、一脸坏笑的问:“呆子,你和谁说哩?”哎呦,猴哥,少来,你这一套油滑手段,在俺老猪这儿耍不动,再给他板儿上钉个钉儿:“哥哥,与你说哩。”

“错和我说了。”啊,好冰冷无情的硬邦邦的一句话,没想到这猴子耍不动赖皮,索性就撕破脸皮。然后那猴子话不停嘴连珠炮一样迸射出一串串冰块块:“老孙只管师父好歹,你与沙憎,专管行李、马匹。但若怠慢了些儿,孤拐上先是一顿粗棍!”一听要挨揍,八戒当即就傻眼儿了,再不敢打孙悟空的歪主意,但是要尽快熄灭猴哥挥拳头的火星儿:“哥啊,不要说打,打就是以力欺人。”。然后猪八戒马上转移目标、寻找新的出气筒、他这就瞧上了不会说话、不会狡辩的白龙马:“我晓得你的尊性高傲,你是定不肯挑;但师父骑的马,那般高大肥盛,只驮着老和尚一个,教他带几件儿,也是弟兄之情。”

然后孙悟空就告诉了猪八戒,这马也是神仙。原来,孙悟空这前面看似决绝无情的言论,实在是有着凡夫俗子所不能知的原因,原因是什么呢?原因就是,修行路上,每个人应该承担的责任,都是他自己修行路上必须走过的路,是他走向目的、圆满所必需的安排,谁也代替不了谁,谁也承担不得别人的修行:“这个都是各人的功果,你莫攀他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