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题不是通过回避能解决的

播放音频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七回(三)

这里的漫山八百里,尽是柿果,而且这柿子树有七绝,八百里连绵不断的七绝,按道理,应该铺就八百里的宝贝。起码,也铺出来一些好东西才对的。可是,不。这里漫山遍野的七绝,堆积成了满山沟的污秽恶臭。

说话之间,孙悟空他们赶上来了。而听了半截话的孙悟空,认定了那老汉只是不想他们投宿,故意散布恐怖言论,于是十分不满,说话很冲很横:“你这老儿甚不通便!我等远来投宿。你就说出这许多话来唬人!十分你家窄逼没处睡,我等在此树下蹲一蹲,也就过了此宵;何故这般絮聒?”瞧见没?孙悟空这孩子,总是一言不中听,便急眼了。孙悟空急眼,是眼看这老汉,把玄奘师父给吓唬了。孙悟空只是不知道,是玄奘自己的心慌,老汉的话,只是触因,玄奘内心脆弱,只要有风吹草动,便会伤风感冒。

孙悟空把玄奘的烦闷,转移到宿过便行上,避开是否过得去的问题。无疑也是给玄奘台阶下,给他省思而转念的余地。可是,可是悟空说话的方式,冲撞了玄奘的观念,损伤了他的颜面。弄得到后面,三藏忍不住不满、指责他:“这猴儿凡事便要自专。”

孙悟空样貌狰狞的不当话语,险些引起严重的沟通障碍。那老汉见了他相貌丑陋,吓得闭上嘴巴,惊嘬嘬的呆了一下,但没有就此两眼翻白、惊恐昏倒,反而是不知哪来了一股子胆气,撑着他老人家,冲着呲牙咧嘴的孙痨病鬼,喝了一声:“呔!你这厮,好大胆。啊,你照照镜子,瞧自己那副吓人的模样:骨挝脸,磕额头,塌鼻子,凹颌腮,毛眼毛睛的,说话不知道高低,还把嘴巴嘬尖了伸出来冲撞我老人家。你以为你是猴子吗?”

孙悟空这辈子,估计是第一次碰见一个常人,敢对自己这么样子的硬气。老汉这一番指责,顿时让孙悟空心中一亮,眼前一黑,脑门一拍,懊丧的想到,自己刚刚学会了的慈悲善念怎么就没影子了呢。于是乎,马上就孙悟空腰杆杆软了下去,笑容陪上脸去,解释说,自己样貌是丑的,心眼是美的,手段是好的。然后老汉态度就缓和下来了。沟通的问题,用沟通来解决。误会不就是这样么,往往起于互相之间的不了解。解释了疑惑,误会就消失了。哪能一遇见别人的误解,就只想到委屈、愤怒,就只想用武力手段摆平呢?当然了,我们往往第一时间想到的,容易就是武力,因为习惯了,因为不需要动脑子呗。也就是说,习惯动用武力,不是有魄力有能力的表现,是心灵脆弱、脑筋僵化的表现。当然了,人之所以为人,乃是有人伦、有各种观念,有的问题上,总是让人忍不住发火、想动粗,或许您在很多问题上都是心灵美好、脑筋灵活的,可是在这个问题上,的确是心灵脆弱、脑筋僵化的,有漏洞。

三藏先生呢,在跟一般人沟通的问题上,每每是彬彬有礼、温良有加,这偶尔的一次情急所迫,却还吃了个大钉子,不但被人呵斥,还撞一大堆倒霉事儿,西天道远、此路不通、恶臭难当等等等等。孙悟空问路呢,偶尔的一次改变呲牙咧嘴、不依靠变化手段,通过好言好语解决了沟通问题。这说明,不当沟通就好比积存柿子到发臭,合适的表达、善意的沟通,比起武力来,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。武力解决、粗暴态度,真实的效果,跟回避问题一样。问题不是通过回避能解决的,反而让问题只会积存,而且会日益臭烂。常言道:好言一句三春暖、恶言一句三九寒。目前国人,普遍匮乏的,便有这种直面问题、善意解决的心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